北京捷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客服专线: 4006-518371 总机: 010-82251245/1246
改制重组咨询

基尼系数理论与中国现实的碰撞

基尼系数是20世纪初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提出的判断收入不平等程度的指标,基尼系数为零,表示收入分配完全平等,基尼系数为 1 ,表示收入分配绝对不平等。国际公认的标准,基尼系数若低于 0.2 表示收入绝对平均; 0.2-0.3 表示比较平均; 0.3-0.4 表示相对合理; 0.4-0.5 表示收入差距较大; 0.6 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 

社科院收入分配课题组根据城乡入户调查数据估算出 2002 年全国的基尼系数达到 0.454 ,世界银行估算出 2001 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 0.447 ,都超过了国际公认的 0.4 的警戒线,中国的收入差距进入了差距过大的区间。因此,关于中国收入分配不平等问题的讨论骤然升温,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中国的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已经非常严重,基尼系数虽然低于拉美和非洲的一些国家,但与亚洲和欧美国家相比,已经处于严重不平等行列,根据世界各国发展经验,如果不加控制,将引发社会的动荡和经济萎缩。

不过,中国基尼系数在不断增大的同时,并没有伴随社会的动荡和经济萎缩,相反,伴随着以下的现实:第一,经济保持高速增长,而且这种发展势头还在继续。在 1978-2004 年间,中国的 GDP 年平均增长率为 9.4% 。最近公布的 2004 年 GDP 修正数据增加了 2.3 万亿更是打消了人们对于中国 GDP 增长的置疑。第二,贫困人口不断降低,低收入者的绝对收入在增加,生活状况在改善。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中国农村极端贫困人口从 1978 年的 2.5 亿,贫困发生率 30.7% ,持续下降到 2002 年的 2820 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 3% 。镇居民最低收入户的人均年收入从 1990 年的 859.92 元增加到 2004 年的 3084.83 元。 

这些实实在在的中国现实,表现出了与其他转型国家完全不同的状况,这不得不使我们对基尼系数理论在中国的适用性产生置疑,是不是可以根据基尼系数大于 0.4 这个国际公认的警戒线,来评价中国的收入不平等状况?中国对于收入不平等程度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大?如何根据基尼系数反映出来的收入差距,来正确判断中国的问题?要想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对基尼系数理论背后隐藏的内容进行分析,并结合中国的现实做出判断。

一、基尼系数评判标准的局限性 

基尼系数很好的刻画了所有人之间的收入差距,通过一个简单的数字综合了各个收入组的信息,是比较令人满意的指标。如果基尼系数处于 0.4-0.5 之间,它所代表的收入差距就是过大了,这是毫无争议的。但是,一些学者的研究并不满足于对收入差距本身的客观判断,而是加入一些主观的评价,这里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警戒线。基尼系数大于 0.4 这个事实,已经不仅仅作为收入差距本身的警戒线,而被很多学者理解为对于社会影响的警戒线。这样理解的学者,实际上混淆了两个概念,即收入差距判断与收入差距影响判断。

基尼系数的评判标准,主要是基于西方国家经验的抽象,这些国家的一个基本特征是完成了城市化,工业化和国际化进程。 OECD 国家包括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等主要的发达国家,在 1990 年时城市化水平平均达到 73% ,农业生产总值占 GDP 的百分比大部分不到 5% ,基尼系数都在 0.24-0.41 之间,平均为 0.32 ,这些国家社会比较稳定,经济发展的水平很高。拉美国家 1990 年时城市化水平平均也达到 73% ,农业生产总值占 GDP 的百分比为 10% 左右,但基尼系数都在 0.43 以上,巴西的基尼系数最高达到了 0.593 ,平均为 0.52 。拉美国家的发展不是一种均衡的发展,人均 GDP 超过 1000 美元的同时,社会出现财富的过度集中,虽然实现了城市化,但城市里到处是贫民窟,人们不能充分就业,收入差距越来越大,出现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 

由此看出,对于已经完成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国家,基尼系数处于 0.3-0.4 这个合理区间的国家,收入差距适当,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而基尼系数超过 0.4 警戒线的国家,收入差距过大,经济发展停滞,社会问题严重,收入差距和收入差距影响的判断标准和判断结果重合。

中国目前城市化和工业化水平都比较低,而且城市化的速度滞后于工业化的速度,因此,不能简单的套用西方国家城市化和工业化完成后的评判标准。根据刘易斯的二元经济发展理论,一个国家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中,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资本向城市和工业化部门流动,必然会引起收入分配向城市居民和资本拥有者倾斜,收入不平等加剧,而一旦完成城市化和工业化后,资本会向农业部门回流,收入不平等程度降低,反映到基尼系数上,就会出现先增大后减小的趋势。处于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中的国家,基尼系数往往要高于完成城市化和工业化后的国家,这是正常现象。因此,用于判断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中国家的收入差距影响的标准应该适当放宽,而不是教条的使用 0.4 作为警戒线。中国的基尼系数超过 0.4 ,进入收入差距过大的区间,但其对于经济的负面影响并不突出,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步伐仍在继续,不能据此判断中国收入差距影响超过警戒线。 

二、基尼系数在动态分析中的局限性 

基尼系数计算的是某一个时间点,各个收入组之间差距的加总平均,是反映收入差距的一个静态指标。在进行时序比较时,只能根据每一年基尼系数的大小,来判断收入差距整体状况的变动,而不能反映出各个收入组动态变动的情况。同样是基尼系数从 0.35 增加到 0.4 ,可能有两种情况,一个是各个收入组的绝对收入都增加,但高收入组收入增加的速度快于低收入组,导致收入差距相对增大,基尼系数变大;另一个是低收入组的绝对收入减少,高收入组的绝对收入增加,导致收入差距绝对增大,基尼系数变大。

基尼系数的变动虽然是一样的,都增加了 0.05 ,但是两种情况的社会反映不同,对于第一种情况,社会各阶层的收入都在增长,所有人的利益相对自己过去都得到了一定的满足,人们的抱怨会相对较少,各个阶层打破现有分配框架的欲望不大,社会相对稳定;而对于第二种情况,贫困一方的状况在不断恶化,收入停止增长甚至减少,他们会对现有的分配框架有很强的对抗欲望,可能引发激烈的社会问题。因此,在评价收入差距变动时,必须要考虑基尼系数背后隐藏的收入结构的动态变化,不能简单的根据基尼系数的数字做出判断。 

中国的基尼系数从 1981 年的 0.288 增加到 2001 年的 0.447 , 20 年间从比较平均的区间,经过合理区间,最后过渡到过大的区间内,经历了一个快速的增长期。不过人们的绝对收入得到了普遍提高,在 1988-1995 年间,所有城镇居民的绝对收入都变好了,生活状况得到明显改善,人们普遍接受了收入差距的扩大。在 1996-2004 年间,城镇低收入户尤其是困难户的绝对收入水平时增时减,开始产生一些不满情绪,但由于收入仍有增长的趋势,并没有引发激烈的社会问题。 2002-2004 年间农村居民五个收入分组的绝对收入都不断提高。现有的收入差距还是在人们的承受范围之内。

三、基尼系数面对二元结构时的局限性 

基尼系数包括了所有人的收入差距,不论这个人生活在城市,还是生活在农村。基尼系数同样是 0.4 ,可能有两种不同的社会结构,一个是城乡分割的二元结构,城市内部和农村内部居民的收入差距都很小,但是城乡居民之间的差距很大,导致整体的收入差距变得很大,基尼系数达到 0.4 ;另一个是完成了城市化后的社会结构,城市和农村之间的收入差异很小,差距切切实实的反映在每一个人身上,不论你是市民还是农民,面对的收入差距都是相同的,基尼系数也是 0.4 。

中国的基尼系数之所以这么大,主要是由城乡分割的二元结构决定的。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城镇内部的基尼系数 1988 年只有 0.23 ,到 2002 年也只增加到 0.319 ,距离 0.4 的警戒线还很远。农村内部的基尼系数比城镇的基尼系数稍大, 1988 年为 0.303 , 2002 年增加到 0.366 ,但也没有达到 0.4 的水平。无论是城镇内部还是农村内部基尼系数的数值都处在合理区间内,比全国的基尼系数水平低得多。居民在自己生活的范围内感觉到的收入差距是有限的,再加上我国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和就业制度,居民很难体会到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因此,虽然中国整体的基尼系数很高,但中国居民由于分布在城乡分割的二元结构中,实际感受到的收入差距没有那么大,整个社会的承受能力变强。

一般意义上的城乡二元结构,是指城镇和农村部门的生产率水平存在极大差异,导致城镇发展速度明显快于农村,进而引发城乡收入的差距。中国城乡生产率在 1978-1990 年不断缩小, 1990-2004 年又开始上升,但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并没有伴随城乡生产率差距的变化而变化,农村的大量资金被城市抽走。中国现有的城乡差距,并不完全是城乡生产率的体现,还包括了政府控制下的差距,政府可以利用一些财政手段和政策倾斜调节城乡差距,使其控制在人们承受能力之内,同时实现经济发展战略的选择,这形成了中国特色的收入差距格局。

四、基尼系数在收入结构分析中的局限性

基尼系数虽然综合了各个收入组的信息,但并不能体现出收入结构的不同。假设国家 1 和国家 2 的四等分组的收入分别为 (75 , 125 , 200 , 600) 和 (25 , 175 , 250 , 550) ,可以计算出两个国家的基尼系数都是 0.4125 ,但是收入结构存在明显不同。国家 1 中最高收入组的收入是最低收入组的 8 倍,而国家 2 中最高收入组的收入是最低收入组的 22 倍!很明显国家 2 要比国家 1 的收入分配更加不平等。理论上可以证明,在基尼系数相同的情况下,低收入组的收入比重越低,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越高。

中国的基尼系数在 1988-1999 年的变动趋势,基本上分为两段,一段是 1994 年以前基尼系数呈逐渐上升的趋势,在 1990 年稍有波动;另一段是 1994 年以后基尼系数略有回落,趋于平稳。其中一些年份的比较存在模糊性,比如说, 1993 年的基尼系数是 0.40173 , 1997 年的基尼系数是 0.40269 ,两年基尼系数相差 0.00096 ,仅仅根据这点差距,很难判断出收入不平等程度的高低。因此,需要进一步的比较这些年份的收入结构。

最低收入的四个分组都是农民,将这四个分组的人口和收入加总到一起,发现人均年收入在不断提高,从 1988 年的 394.37 元增加到 1999 年的 1711.5 元,但其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却在逐年下降,从 1988 年的 26.42% 下降到 1999 年的 20.25% ,导致收入不平等程度不断增加,但基尼系数并没有完全体现出这种趋势。 1993 和 1997 年的基尼系数虽然基本相同,但 1997 年低收入组的收入比重低于 1993 年,可以证明 1997 年的收入分布比 1993 年更加不平等。因此,在一些年份中,虽然基尼系数没有太大变化,但其背后隐藏的收入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低收入组的收入比重在不断降低,导致实际的收入不平等状况在变差,政府不能忽视这种内在的变化。

(作者: 著名经济学家、捷盟首席专家 魏 杰 教授)


首页| 关于捷盟| 咨询业务| 行业中心| 捷盟团队| 公司业绩|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2-2005 捷盟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412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08641号
友情链接: 战略咨询 企业文化咨询 培训中心 公司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