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捷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客服专线: 4006-518371 总机: 010-82251245/1246
改制重组咨询

关注重化工业是民企未来生路

民营企业会是我国发展后两类重化工业的主体。由于它的体制非常好,完全可以进军设备制造和机器装备制造业。

今天的民企通过多年的产品制造已经完成了人才力量、资源力量、管理力量和经验准备的积累,有能力、有条件也应该进入重化工业领域的设备制造业及基础装备制造业,因为这代表一个国家的工业水平,也是中国新工业化的起点。

针对最近的有关争论,中国著名经济学专家魏杰指出:必须跳出传统框架看待中国重化工业的发展。在可持续发展观指导下,发展集约型增长模式下的现代新型重化工业,是今后中国重化工业的方向。

魏杰说,制造业和基础产业是中国经济的两个支撑点,能源产业和原材料产业是基础产业的基础。在制造业方面,中国急需发展设备制造产业和基础装备制造产业。

他提到,目前中国的制造业可以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产品制造,包括家电、服装、家具、汽车等等;第二类是设备制造业,包括轨道交通设备、输变电设备、工业设备等;第三类是机器装备制造业,即生产工业设备的基础制造业,比如生产工作母机、车床装备等。魏杰说,准确地看,重化工业指的应是后两类产业。

他认为,目前我国外贸依存度过高,主要表现在产品制造方面,像家电的外贸依存度超过 50% 。即使把国际市场需求加上,我国产品制造业产能仍然严重过剩,同时,我国出口产品基本没有技术优势,主要靠成本优势,因此往往引起贸易摩擦,引起其他国家愈演愈烈的反倾销。

而相比较产品制造的严重过剩,我国的设备制造和机器装备制造业则严重不足,新型的现代化的机器设备产品非常短缺。魏杰曾考察过我国一些大型家电制造厂家,其中所有的设备都是国外引进的,中国自己具有知识产权和技术创新的大型现代设备几乎没有。魏杰认为,我国产品制造业之所以无技术优势,关键就在于我国设备制造和基础装备制造业水平的落后。他说,中国急需大力发展设备制造和基础装备制造两类重化工业,否则我国的产品制造业将会很难升级,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魏杰说,没有强大的独立的机器设备和装备制造业,我们不可能发展成为真正的大国强国。

同时,中国基础产业的发展也离不开重化工业发展。基础产业分为五类: 1 、能源产业,包括石油、化工、煤炭、电力等; 2 、原材料产业,包括钢材、水泥等; 3 、建筑业; 4 、交通运输业; 5 、环境产业,既包括工业污染治理,也包括生态保护建设。从我国来看,首先,能源产业是现在最大的瓶颈,魏杰曾提出的观点是:中国经济已经进入能源约束阶段。而能源的核心是石化工业,泱泱大国依赖别人是解决不了能源问题的。从原材料产业看,我国尚未完成城市化,要完全城市化,必须要依赖钢材水泥等的发展;同样,基础设施、交通运输、环境产业更要依赖重化工业的发展,重化工业越发达,环境工业才可能发达。因此,惟有大力推动重化工业,才能将中国的现代化推进。

在传统发展模式和传统观念里,人们总把重化工业等同于高能耗高污染产业,似乎一提发展重化工业一定就会带来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魏杰认为,对此必须有所澄清。实际上我们的企业污染严重正是由于设备现代化程度太差所造成的。造纸厂还在使用 20 世纪 60 年代的机器怎么会不污染?我们需要大量的新设备。发展新型重化工业恰恰是要对环境能源进行保护和维系。只有设备工业发展了,才能为产业降低能耗、保护环境创造条件。

魏杰说,不能把增长方式和重化工业发展混为一谈。我们现在提重化工业的发展,应当将其置于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下重新考虑它的发展之路。的确,由于粗放型的增长方式,造成我们现有的不少重化工业高污染高能耗,但这是增长方式问题,而不是重化工业本身的问题。从世界范围看,在现代重化工业生产中,并没有出现高能耗高污染,这是重工业和化工业发展的必然结果。比如日本的钢材生产厂家,并不是高污染高能耗,比如现代的造纸设备也已经解决了能源消耗和污染。反过来说,产品制造虽不属于重化产业,但在粗放型的增长模式中,照样会浪费资源,造成污染。我们现在要跳出传统的观念框架,在可持续发展观念指导下,在集约型的增长模式下,发展中国现代新型重化工业。魏杰说,现在的问题不是是否应该超越重化工业阶段,也不仅仅是构建完整的国家工业体系,而是涉及到产业机构产业布局问题,因此必须具体分析对待。对设备制造和基础制造业来讲,恰恰是应大力推动重化工业问题,不重视它的发展的话,无论国际国内的市场都将无法发展。日本经济为什么不败?就因为它是世界设备机器制造中心。重化工业的水平是一个国家基础产业的标志。我们经常讲技术含金量、讲技术创新,关键是设备能力。离开基础制造业,我们的产品就无法创新。

魏杰认为,发展重化工业,并不是排除高新技术和服务业的发展,它们之间恰好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关系。

魏杰认为,服务业包括: 1 、传统服务业,例如餐饮、商贸; 2 、现代服务业:如金融、教育、科技、管理咨询、法律等; 3 、精神产品的服务:像文化、艺术、旅游等。这三大门类都要依托重化工业的发展而得到快速发展。

魏杰说,现在我们的服务业水平和国际相比,不是相差一点点,当前我国服务业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经济发展没有真正进入重化工业阶段。以教育为例,经济如果停留在产品制造阶段,是不需要高级人才的。像我们现在的珠三角长三角这些产品制造发达的地区,对人的素质要求并不高,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学生稍微训练一下就够用。但设备制造以及基础装备制造却要求更高素质的人,人才的新需求反过来也推动了教育的发展。在西方国家的高比例的服务业需求,都是在国家重化工业发展以后产生的,尤其是现代服务业和精神服务业,不可能由相对较小、较简单的产品制造业带动起来。

此外,魏杰说,高新科技的发展对国家重化工业同样有很大的依赖和很高的需求。现代工业必须依托于信息化设备和信息化管理,很难想像没有信息化设备的所谓信息化社会。反过来,设备信息化也必然大力推动管理信息化,要求高新技术的更广泛应用,并以此推动高新技术的更快进步。

魏杰说,现在我国已经到了发展设备制造和基础装备制造业这两类重化工业的时候了。

魏杰特别着眼于民企明确提出,走重化工业之路,是未来中国新生代民企的惟一生路所在。对于民营企业来说,不仅必须走发展重化工业之路,而且现在也是发展的最好时机,否则民营企业永远受制于人。

魏杰认为,今后,民营企业会是我国发展后两类重化工业的主体。由于它的体制非常好,完全可以进军设备制造和机器装备制造业。前一阶段,民营企业主要从事产品制造业,许多民企是通过产品制造起家的。今天的民企通过多年的产品制造已经完成了人才力量、资源力量、管理力量和经验准备的积累,有能力、有条件也应该进入重化工业领域的设备制造业及基础装备制造业,因为这代表一个国家的工业水平,也是中国新工业化的起点。否则我们将永远摆脱不了依附发达国家的现状。

(作者:捷盟咨询首席专家顾问 魏 杰 教授)


首页| 关于捷盟| 咨询业务| 行业中心| 捷盟团队| 公司业绩|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2-2005 捷盟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412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08641号
友情链接: 战略咨询 企业文化咨询 培训中心 公司内网